2010年10月7日星期四

闹洞房与礼仪

制服之美


十字路口的女交警穿着制服,英姿飒爽。发现制服真的是一种很奇特的东西,能激发起人最原始的审美。


就像在七八十年代的父辈看革命历史片最爱的是戴女贝雷帽、紧身裤和皮马靴的女特务,那才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对美的认知。


普希金也说男人对于真正喜爱的女人是希望包的严严实实的,尽管出于的原始欲望不同,但却都道出衣服对于爱欲的作用。


闹洞房与礼仪


潢川的闹洞房比较粗鲁,所谓闹就是要新人出丑或戏谑新人。这表面上看是一种陈旧但是有趣的仪式,但背后也许有望着文化上的意义。


对于入门的新人而言,通过嘲弄和轻薄可以快速去除新人的矜持和自我保护,而迅速成为男者家族的女性成员。而通过堂表兄弟的动手动脚也隐秘传达出"男性的地位",女性只是男性的附属,在兄弟为代表的宗族亲系面前,夫妻的彼此独占显然是次要的。


这如潘金莲嫁入西门府前必须从一条裤子下走过一般,来宣示男性之超于女性的地位。


所谓仪式,本身也是文化的一部分。任何仪式都是文化内涵的外在表现,文化的传承显然不能仅仅依靠文字和口述,制造纷繁的仪式来让文化来模式化的遗留下去。我们的老祖宗很早就了解仪式对于传承的重要性,而对于后人而言,在仪式的教化中不管知不知礼,但至少己在行礼。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