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5日星期日

ohlife:设计的情感化


我得承认,我被Ohlife这个web服务给迷住了。


Ohlife简单来说就是一个私人的日志服务,私人到什么程度呢?——就是你的日志只能被自己查看到。我晕,那这岂不是倒退回到10年前的日记本了嘛?这不是和开放和分享背道而驰嘛?这还能是web2.0嘛?


的确,Ohlife提供的服务简单而言就是上个世纪互联网上的日记服务,但是却有所变化。我们来看一下Ohlife的服务说明:


We’ve always wanted to keep a journal to remember what our days were like, but we never stuck with our journals for too long. We’d write in it for a week or so, and then we’d slowly stop. The relationship just never worked out.


We wanted something that made it really easy to get in the habit of writing a journal. Responding to a daily email seemed like the easiest way, so we created OhLife around that idea.


这个服务的创建者Reman Child和Shawn Gupta在关于中写道,他们创建这个服务的目的就是帮助我们用一种最简单的方法来持续不断的把我们的经历记录下来,而他们最终发现每天回复一封邮件的方式是最简单的方式。


原来,这个服务只是通过email来post而已。这有什么特别吗,blogger不就可以通过email写日志吗,wordpress通过插件也一样可以实现,与其这样写邮件,倒不如直接用一个记事本工具了,或者google docs。


慢着,如果这个服务仅此而已毫无新意,也不会被美国创业孵化公司Y Combinator评为最受关注的互联网服务之一。而据报道,ohlife的使用者中50%的人每天会发布新日志,有25%的使用者喜欢这个服务。


也许不同的角色在解读这个服务的时候会带有各自的态度,很多人会怀疑,真的有人在用这个服务吗??这这个服务的功能是如此单一,甚至简陋,和现有的任何日志服务都无法相比。


但从设计的角度来看,Ohlife体现了一些鲜明的未来特征,而或许在互联网的明天这些特征决定了我们的服务如何升级或者如何死去。


你如何看待interaction?在互联网或者计算机领域,这个词被滥用以至于迷失了本来的含义。使用者与系统之间的互动过程?人和机器之间的程式化交流?


当我们说,“OK,这个按钮上的文案应该更有操作性”时,我们其实是在说我们的界面应该看起来更像是在教导使用者来怎么做;当我们说,“这里的文案应该更幽默一些”时,我们其实是在说我们的网站应当看起来更像一位亲切的朋友在和你打招呼。而interaction design的目标也正是将人机对话更加的自然化和情感化。


对于情感化的需求可能体现在很多方面,比如我们希望在玩游戏的时候能有更多的任务提示,或者当我的电源不足时能够提醒我赶紧充电。这种种对于系统的更加拟人化的需求,只不过是因为人类天生对于机器的恐惧和陌生——我们不喜欢冷冰冰的机器,比如DOS命令,我们喜欢的有欢迎界面的windows或者MAC OS——我们喜欢和人交谈


回过头来看,Ohlife到底做了什么。简单来看,就是Ohlife会每天定时给你发一封邮件,问问你“今天过的怎么样?”你需要做的就是回一封邮件,不太好,今天业务没有做完,周末还得加班,blahblah…


仅仅是回邮件吗?或许他们只是选择了一个更容易接触到我们的媒介而已,他们也可以选择IM,也可以选择facebook,只要是和你可以接触的地方,这个服务就可以和你产生互动。


和传统的日志服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传统的日志服务是我想要去写篇日志,记录一下今天的生活,而Ohlife是每天晚上8点,一个老朋友给你发来一封邮件,“哥们,今天过得怎么样?”于是你告诉他,还不赖。——所谓的差别,仅此而已。


但仅此而已,却大有不同。从产品功能而已,这种拟人化主动式的交互,突破了传统交互设计中基本上由使用者主动发起操作的模式,而变成了系统和人一样可以主动产生互动过程。服务不再是冷冰冰的界面,而是润物细无声的沟通与交流,而这正是IXD的真正内涵。


在这之前有很多服务的营销邮件也有过类似的招数,但只有当这种产生设计和日志这种独特的服务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我才感受到这种激动人心的力量。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