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4日星期六

随便写写-关于这个世界

越是了解这个世界,越是发现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无知。也许穷尽我们一生,我们对于这个世界的认识都不过是沧海一粟,但是人们仍然孜孜不倦去探索,这是为了什么?


在一个路边的烧烤摊上都能就“先有鸡再有蛋”的问题讨论到头疼,这样的的追问到底是人内心里怎样的欲望在支撑。好奇心来自哪里,是千万年间生命体进化的本能吗?如果说人类的一切知识都来源于好奇心,那么为什么小猫小狗却不曾积累起他们的知识体系,或许只是因为他们没有教育体系?那么如果他们建立了教育体系结构,他们是否也能够成就和今日人类一样的所谓文明?


当真有所谓思考或者智慧吗?只不过是化学反应,或者说是复杂的反应过程使得我们表现出了类似“智慧”的东西?


当化学家们成功的研究人类所谓的爱或者生气都只不过是大脑中的激素分泌,我们不得不反思一个很可怕的问题——我们的情感是真实的吗?就像辣味是一种味觉嘛?我们的感觉和先验给我们的错觉,往往让我们难辨真假,而我们连“感觉”这个词都可能丧失拥有权。


真的是思想控制行为吗,抑或是我们的思想只是映射了我们的行为而已。


科学家告诉我们,在我们的大脑神经信号传递到感官之前,我们的感官已经做出了行为。这是多么可怕的研究结果——我们以为是自己的意识和思想在控制我们自己,而原来我们只是被动执行了一个先决的命令!这是宿命论在科学主义盛行年代的复苏嘛?就像神学在量子论的世界里复苏一样?


“主啊,我信,请拯救我的不信。”这是谁的喃喃,又是否是现代社会迷失的梦魇?


当我们抱怨这个时代信仰的缺失,却有谁能够提问,我们的生命里究竟有什么可以被信赖和依靠。我们的公理之所以被信赖是因为我们不得不信赖,因为不信赖它,我们后面的所有体系都不会建立起来,换句话说,如果推翻了公理,那么一整套知识体系就会土崩瓦解,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公理不能被证真,也不能被证伪。这是怎样的滑稽逻辑,科学如此,社会又怎不如此。



想起周国平的那个寓言,倘若我们都不过是上帝的一场梦罢了,那么梦醒来是怎样的悲剧?


我们习惯了在自己的梦里,那么是在别人的梦里呢?习惯了睡梦的我们可能会在某个梦里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但是在多数情况下我们的梦真实的无以复加。醒来后,我们的生活继续。而在我们梦里的那些熟悉的不熟悉的人物呢?他们是否也在某个异次元中醒来,然后继续工作和生活,还是说彻底消失了?


我不知道,你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