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2日星期日

绝对善恶

绝对善恶


是由上帝确定了善恶,人间才有道德秩序,还是因为依循一定的道德体系,我们才能判断善恶?对于崇拜自由意志的现代人而言,接受后者显然比前者更符合我们对于自己的预期。


加入你站在一个分叉路口,从左边走会踩死蚂蚁,从右边不会发生任何事,你该如何选择?这也许很好选择,右边——当然,除了天生残酷的你例外。那么假如向右走会踩死蚱蜢,还会那么好抉择吗?向左向右就变成了一种牺牲利益的权衡,或许你还会取巧说你就站着不动,ok,那么你就会被饿死在路口,这是否会转换成关于自私的利益与公众的利益的抉择?


这些问题难以抉择的原因是因为你知道自己行动的后果,但如果你的眼神不太好,根本就没有看到蚂蚁和蚱蜢,那么这在你迈开步的时候还会存在罪恶感吗?无知者无罪——倘若一切善恶当真能以这么一句话表述,那么也就是说根本不存在绝对的善与绝对的恶。


佛祖剜肉喂鹰救鸽,当然心慈天下生灵,愿以己身以饲众生,但可是救了鹰,死了自身,那么下一只鸽子又当由谁来救?何不杀此鹰,则免后之杀戮?佛祖故有佛祖的思量,只是在禅宗进入中土之后,就有了禅僧降魔卫道的说法,这在佛家的善恶之念是否也说明正是与时俱进呢?


在现代社会一夫一妻是理所当然,一夫多妻不仅是道德问题,也是法律问题,但在百年前的大清朝一夫多妻,有谁认为会是道德问题?即在今日某些阿拉伯国度,一夫多妻也是合法的。这说白了不过是各自善恶依循的道德体系的差异,用今日之眼看古时之天纲伦常,可乎?


信仰的蜗牛


如果还有人认为宗教、信仰和迷信是相同的概念,那么至少说明他对于宗教了解的还是太少了。一个来自flickr的视频,关于科学与信仰,尽管这是为某教会做的宣传动画,但仍然可以看出宗教在和世俗社会调和的努力:



宗教和科学——相对而言不过是一回事,都是各自对于这个世界和人类的终极问题的思考和解答。


信仰的最大意义不在于情感或道德上的慰藉,更重要的是你要相信什么。既然没有绝对的善恶,更没有绝对的真相,那么你能相信什么取决于你要相信什么。


“I want to believe(x档案)”


神啊,我信,请帮助我的不信


信仰本身不是谱系,它是信念+世界观的合集。我们选择了一个道德标准,同时也给自己内心的善恶制定了规则,我们寻找到了一个家,同时也背上了厚厚的壳。


蜗牛是否是幸福的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