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7日星期二

政客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东西最看不得,一是小人得志,二是政客嘴脸。


人类之被奴役,在于自身的脆弱,需要被煽动或误导,才能自以为寻得意义,而实际上这所谓的意义和方向往往都只是使得自己被玩弄的根源。这也是政治和政客能在人类的历史上一直存在的原因。


认真想想,政治在人类历史上意义到底是什么?消弭战争或制造战争,抑或者是促进了人类勾心斗角的能力?


但只要有人类的一天,就如古龙写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二个以上的人存在就会有政治。我们纵使设想在一个只有几户人的小村庄里,对于传统传承和利益的分配也仍然会衍生出政治问题,那么不管是以怎样的机制,事实到最后都会产生出职业化的政治代理人——他们的存在是如此合情合理,却又让人生厌。


而对以玩弄政治为生的来说,最不忿是理性、独立思考和影响力。这三个词随便哪一个都要了他们的命了。


越是看起来强大的敌人内心越是脆弱。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